运输与物流登上世界舞台

运输与物流

摘要
多份主要经济调查和趋势报告显示,全球企业经营情绪正在放晴,首席执行官们目前感觉更加乐观,经济形势正在逐步从生存模式切换为增长模式。安永全球资本信心晴雨表显示,交易意愿正在增加,美国经济在2014年第3季度出现了五个百分点的爆发式GDP增长,个人消费支出呈现增长态势,就业数据也有所改善。

但其他许多地区的指标还比较疲软:中国的增长放缓,目前正在向消费者驱动型经济 转型;由于量化宽松放缓,新兴市场面临着潜在的刺激放缓;而欧元区主要国家正疲于应付预算赤字问题以及更为广泛的三底衰退威胁。

因此,实际上市场信号错综复杂。然而,首席执行官们正在意识到,不确定性本身不可能成为封存增长计划的理由。事实上,正好相反:普华永道2014年首席执行官调查描绘了一群商业领导者在追求稳定以及增长和面向未来的世界一流组织的出发台上大秀实力的场景。贸易扩张和经济发展之间联系紧密,相辅相成。关于二者孰先孰后,并无定论,但二者出现的速度对全球增长而言,至关重要。

运输与物流行业(T&L)亦渐进式地踏上了中心舞台,因为它被视为是刺激贸易、提高商业效率以及支持经济增长的关键所在。但对增长的探索正变得愈加错综复杂,因为发展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机会变得越来越微妙了。因此,在这种情绪下,构成社会经济格局的潜在大趋势又是什么?而他们在未来几年又会如何影响商业,刺激全球贸易动态?Dave Gorin对部分答案进行了探索。

 

新兴市场构成了众多行业的关键增长领域。未来消费者人口权重分布于亚洲、拉丁美洲和非洲。中国、印度和巴西等人口基数较大的国家的人均收入提高会使全球中产阶级在2010-2020这十年间增加10亿人,到2030年止,会再次增加15亿人,总共高达50亿人。首席执行官不再询问发展的机会在哪里,相反,他们迈出了全球消费模式 的变革步伐,并开始质问他们的战略并在不影响现有市场基础上做新的调整。部分行业存在一定程度的谨慎:随着新兴市场增长的放缓,部分首席执行官对德国和美国等核心既有市场进行临时性的重新关注。

运输与物流迅速发展的城市化与人口发展趋势相关联。截至2030年,大约60%的世界人口将居住在城市,到2050年会增长至66%-70%之间。当将年龄和工作人口细分、GDP增长和移民统计进行合并时,人口统计学家们将反映出令人感兴趣的生产率数据。例如,上海在财富方面已经超越了荷兰,而在未来十年中伊斯坦布尔的GDP将超越奥地利。这些以及其他超大型城市的出现,例如东京、德里、墨西哥城、圣保罗、拉各斯和孟买等,对运输与第三方物流(3PL)公司而言,会出现不尽其数的分部。

贸易运动正在重新调整方向
在这一背景下,运输与物流公司需要重点关注的,是贸易流动的变化。在2003年至2012年间,E7内部贸易价值增长率约为更为成熟的G7-E7贸易纽带的两倍,而东盟内部的贸易量与区域间的贸易相比,目前正在反映出显著的增长趋势。世界上最大的第三方物流公司DHL目前正在南非投入巨资建造新兴市场枢纽,作为其“2020战略”扩张的支柱。该集团目前在发展中市场的营业收入占其总收入的20%,但预计这一数据在这个十年的结束之际将攀升至30%,因为亚洲、拉美和非洲之间和内部的贸易正在以非常快速的速率进行扩张。

超大型城市的出现,例如东京、德里、墨西哥城、圣保罗、拉各斯和孟买等,对运输与第三方物流(3PL)公司而言,会出现不尽其数的分部。

基础设施乃是当务之急
尽管行业重拾信心,运输与物流首席执行官们对前景的看法并没有其他行业的同行们那么乐观。也许他们清晰地观察到了世界许多区域需要克服的障碍,尤其是基础实施发展方面的阻碍。资本不一定是问题;例如,南非物流与运输管理局Transnet 启动了高达 300 亿美元的投资计划,而印度尼西亚港口管理局 PT Pelabuhan 正在投资 60 亿美元在未来五年内新建或升级22个海港。相反,发展大幅拖累了需求,从而使增长轨迹放缓。巴拿马运河扩建项目计划在 2016 年完工,但该项目需要十年才能实现,而因此错过的增长机会可在计算中观察到,“第三套船闸项目”几乎可以让年通过吨位翻三番。运输与物流  

所有商业领导者均对贸易壁垒表示忧虑
般情况下,首席执行官们认为政府对促进经济活动负有具体责任,无论是通过短期刺激,还是长期政策制定和行业协作,亦或通过设计适当的限制监管措施。运输与物流行业的首席执行官们对后者尤为关心;几乎 70% 的人员表达了监管阻碍贸易并要求紧急精简优化的观点。世界经济论坛也指出,非关税贸易壁垒增加了全球供应链 的复杂程度、成本和浪费巨大的资源错误分配。其报告促进贸易:重视增长机会 指出新加坡在边境控制和监管措施方面实现了最佳实践,且计算得出,如果全世界范围的措施和流程能够达到这个国家的效率的一半,则贸易总量可增加 15%,全球 GDP 能够提升五个百分点。

全球人才紧缺演变成为危机
政府在对就业的影响或缺乏影响方面的职责也令首席执行官们担忧。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几乎在所有地区,非常令人失望的高失业率数据与技能型人才的显著紧缺并存。整个行业领域的首席执行官们一致认为,这一结构性失业率不太可能得到快速解决,而超过 60% 的人员认为这会对增长前景构成严重威胁。

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几乎在所有地区,非常令人失望的高失业率数据与技能型人才的显著紧缺并存。

对运输与物流公司而言,这表示当前急缺飞行员、卡车司机和物流专业人士。解决方案非常复杂,需要与政府和教育机构共同合作,促进劳动力技能与工作场所需求更好地进行匹配。

更加紧密的联系和不断增长的依赖性
在万物互联的信息时代,贸易联系和经济增长潜力毫无疑问得到了大幅增强。但万物互联的同时,也凸显了世界的动荡地区。中东不断升级的冲突以及乌克兰的地理政治不确定性可能会对世界能源供应的稳定性造成负面影响。原油价格虽然当前处于两年来的低点,但在过去的十五年中几乎翻了两番,从而引起了人们对于液化天然气(LNG)等替代能源重要性的关注。这些资源流动的中断会对供应链造成负面影响,对运输与物流公司而言尤为致命。空运占全球运输量的百分之五,但却占运输价值的 35%,对能源成本上升尤为敏感。因此,高昂或波动的能源价格是运输与物流行业的首席执行官们最为迫切的担忧。

运输与物流

构建可持续性乃是当今经商之道
首席执行官们认为,无论在任何地区,任何时区,增长计划都取决于与气候变化和环境恶化相关的风险缓解情况。消费品行业 75% 的首席执行官认为原材料价格变化是问题之一,因为不断收紧的全球供应限制已经愈加明显。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在近期报告中特别强调了地球自然系统的脆弱性,商业领导者需要进行横跨边境、行业和公司的协作,以提高原材料和资源消耗的效率,以及物流和供应链方法的效率。

前提是,运输基础设施越来越需要能抵御气候变化。虽然实际上每位运输与物流行业的 CEO 均对商业实践伦理和供应链完整的重要性达成了一致,但在追逐短期利润回报的竞争中存在着明显的两难之境。马士基在其 2014-2018 可持续战略文件中声称,自 2007 年以来实现 CO2 减排 25%,截至 2012年为公司节约了 16 亿美元。而更为复杂的争议是,对使公司一开始便设定可持续目标而言,财务绩效指标是否是唯一或最为恰当的激励措施。

数字化能力虽然巨大,但机会是否已然被充分利用?
科技一直占据着首席执行官们的思维:超过 80% 的人员认为,科技是未来五年的关键增长工具,主要在于加速产品创新 和创造客户价值。然而,实施再次拖累了愿景:约三分之二的 CEO 承认,目前对科技或大数据能力的投资不足。

事实上,如果将物流行业的大数据收集并进行分享,其范围会非常庞大。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物流与供应链系统委员会最近批评整个行业在这一目标方面的行动太过缓慢,行业 CEO 们与其同行们并不同步,并不承认数据和信息技术进步是塑造和优化其业务的主要机会。

事实上,如果将物流行业的大数据收集并进行分享,其范围会非常庞大。

合并与收购作为战略解决方案运输与物流
据安永全球资本信心报告显示,约 31% 的 CEO 对在下一年度追求收购表示兴趣。随着全球商业前景的复苏以及资产价格稳定性的提高,并购活动可能会再次活跃。然而,这一综合指标掩盖了与每个行业相关的特定情形。宝洁、联合利华和拜尔斯道夫等消费品巨头似乎正泰然自若地实施重要的收购战略;而运输与物流行业显然并不乐观。例如,马士基实际上正在加快收购的步伐,但仅限于其原油和钻探业务。马士基航运公司则将其资本优先分配给 20 艘新建的 3E 级集装箱船——目前建造的最大海运货物模式。作为节约成本和重组措施的组成部分,合资和联盟可能会超越在某个存在产能过剩多年、刚刚开始好转的行业进行直接收购的措施。

无论从短期成功或长期财富来看,发展或许是其唯一可靠的保障
显而易见,CEO 在当今商业环境中的职责,无论是范围还是执行力,都非常复杂。它涉及利润交付的即时需求以及可持续增长的长期愿景,还需对比以往更为广泛的利益相关者负责。需要在不同计划层面制定多角度的灵活战略,仔细构建可变因素的模型,并进行综合分析。充分利用人口、社会和科技趋势发展当今商业、构建未来超级竞争力的公司,将取得领先优势。

最终,制造业和贸易的状态将形成对世界经济繁荣的展望。鉴于运输与物流是移动性和流动性的促进者,这个行业犹如全球商业的命脉,其稳定性对优化商业计划而言至关重要。

 

免责声明
本资源仅作为相关话题方面的通用性参考,不构成专业咨询意见。请勿在取得具体的相关专业咨询之前就根据本资源所包含的信息而采取任何行动。对于任何人基于本资源所含信息所采取的任何行动和决策,竞能国际(CCI)不承担任何责任、赔偿、或过失后果。